52岁至今未嫁,她照顾瘫痪哥哥24年,只有一个心愿……

时间:2019-11-08 13:09:25
点击:
分享:

(本网大石桥讯 频道总编:葛本亮  主任记者孙守印)
辽宁营口大石桥市官屯镇官屯村有一户人家只有两口人:哥哥宋树森瘫痪在床,妹妹宋艳红照顾了24年,52岁的她至今没有嫁人。

 

“我二哥原来一米八的大个,二百斤的袋子哈腰扔在肩上就走。可是哥哥29岁时被篮球架子砸成高位截瘫,到现在已经33年了。”宋艳红介绍。

 

打击一个个接一个个,在宋树森被砸伤的9天后,爸爸去世;过了不久,妈妈又患上胆囊炎。

 

姐姐们都已出嫁,哥哥瘫痪在床,母亲患病干不了重活,宋艳红挑起了沉重的家庭担子。打工时三班倒,别的女孩嫌累不愿意干,可宋艳红为了能多挣点钱,一干就是几年。下了夜班睡一小觉就起来收拾屋子、做饭、打垄种菜,最重要的是照顾哥哥。

 

虽然瘫在炕上腿脚不能动,但宋树森的头脑特别灵活,凭借原来的学习功底,辅导初中课程不费劲。“因为我当时学习成绩挺好,正复习课程准备考大学呢。“62岁的宋树森说。

 

如果不是看见宋树森躺在炕上,要是只听他说话,你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个卧床33年的高位截瘫病人,宋树森说话声音响亮、满脸笑容。“我哥什么事都要强不服输,躺在炕上也是一样,所以我不能不管他。按理说哥哥是五保户可以去敬老院,可我不能送他去,我哥刚强,如果去那儿,没有了亲人在身边,他受不了。宋艳红认准这个理儿,所以一直没有把哥哥送到敬老院。

宋树森年轻时照片。受访人供图

 

哥哥卧床33年 从没生过褥疮

 

“24年了,不敢想妹妹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。可妹妹对我这么多年没一点两样,没大声呵斥过我一次,没给过我一点脸子看。去年我拉肚子,妹妹就用手纸擦,一天就用了四卷卫生纸。”宋树森说。

 

我在炕上躺了33年了,可是没有褥疮,身上没一块破的地方,妹妹每天都得给我翻上十几遍身。这么多年她没在外面住过一宿。我的被子褥子有一点埋汰了,妹妹马上拆洗。我身上的衣服天天换,地下炕上天天擦。”说到这,宋树森的泪水顺着面颊滚落下来。

 

把谈婚论嫁的门“关死”了

 

宋艳红从19岁起就全心全意地支撑这个家,个人的婚姻大事根本无暇顾及,“年轻时有人给介绍过对象,可一听我的家庭情况,特别是有个高位截瘫的哥哥要时时照料,人家就拜拜了。

 

宋艳红28岁时,妈妈病逝了。“我永远忘不了妈妈临走时,望着躺在炕上的哥哥,拉着我的手说你哥俩要好好过。我向妈妈保证你放心吧,这个家有我呢。”宋艳红回忆这些时很平静。

 

“为了兑现对妈妈的承诺,我心里清楚不会有哪个小伙子愿意娶一个带着瘫痪哥哥出嫁的女孩。所以从那时起,我就不再寻思谈婚论嫁的事了,在心里把这扇门关死了。”宋艳红很决绝。

 

宋树森知道妹妹这么多年没有嫁人的原因:“这么多年,为了我也没成家。有人问她,她总说没遇上合适的,其实我知道她是为了我才不嫁人的。”

宋艳红年轻时照片。受访人供图

 

兄妹俩还有要捐献遗体的想法

 

面对苦难没有低头,得到社会各界的照顾,兄妹俩有一个想法——捐献遗体。 

 

“我这辈子都躺在炕上了,为家里为社会没做一点贡献。我死后愿意把身体捐给国家,也算是我唯一能做的一件事了。”宋树森说。

 

“我一个人身后无牵无挂,现在的心愿就是哥哥能多活几年,能有奇迹发生,让哥哥站起来绕村里走一圈。将来等我有那一天,也把器官捐出去,能救活一些人多好。如果器官不能用了,那就把我的身体做解剖用。什么单位管这事,我们现在就想把捐献的手续办了。”宋艳红说。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摄制组
摄制组
摄制组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中国有线电视新媒体集团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Powered by 中国有线新闻台  © 2011-2020 中国有线电视新闻网